曼联国王不为人知的人生:足球与自由 难民家庭让坎通纳领悟生命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4-14 21:40

法国球星坎通纳通过《球员论坛》发表了一封亲笔信,讲述关于自己的家族当时是如何在面临战争和贫穷的困境中艰难发展起来的故事。同时他也提到了自己选择加入Common goal运动的原因和愿景...

以下是坎通纳亲笔信的全文:

足球赋予你生命的意义。我对此真的深信不疑。

坎通纳,他是球场上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

不过与此同时,你的生命、你经历过的人生和历史、你的本质,也给你的足球故事赋予了更多的意义。

接下来我要谈一些此前我几乎从来没有讨论过的事情。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塑造了我的一切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在我出生之前发生的。

我们必须要回到1939年,在西班牙内战期间。我的外祖父是来自巴塞罗那的,他和独裁者佛朗哥战斗到最后一刻,但可惜他只能等来一个痛苦的结局。在战争结束时,他成了一个被追捕的通缉犯。在西班牙国民军的士兵占领这个城市之前,留给他逃跑的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而已。他必须步行穿过比利牛斯山脉才能到达法国,当时他并没有什么时间体面地向家人和朋友道别。一切就这样结束了。毕竟当时是个生死攸关的紧张时刻。

在他离开西班牙之前,他去找了他的女朋友,他问她:“你准备好要跟着我了吗?”

当时他28岁,而她则是18岁。为了跟随他,她不得不离开她的家人、朋友、所有的一切。

不过她说,“是的,当然。”

这个她就是我的外祖母。

他们逃到了位于法国海岸边的Argelès-Suer-Mer的难民营。那里接收了超过10万名西班牙难民。你们能想象如果当时法国人把他们都赶走的话,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情吗?不过还好,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法国人向他们表现出了足够的同情,因为人类必须要对那些处于困难的人表示同情。当时在来到难民营的时候,我的外祖父母一无所有。他们必须要在那里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不过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难民们得到了前往圣埃蒂安修筑大坝的机会。这就是属于新移民的生活。你要去必须去的地方。你要做必须做的事情,所以他们就去了。他们需要为自己谋求生计。

几年后,我的母亲在那里出生,后来全家都搬到了马赛。

这个故事融入到了我的血液里。它对我产生了巨大影响,不过这个故事只存在于我的脑海中,就像一个梦那样。我没有看过展现他们当时艰难处境的照片,我也只能通过听到的故事来了解这段历史。那时候,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更加直观地体验到当时的情况。不过在2007年,摄影师罗伯特-卡帕著名的“墨西哥行李箱”在墨西哥城的一栋房子里被发现。这些陈旧的盒子里面有已经遗失了超过60年的4500张关于西班牙内战的相片的底片。至于这些底片是怎么到了墨西哥的,没有人知道。

我对此非常好奇,所以当这些底片在纽约的一个摄影展展出时,我跟妻子一起过去了解一番了。

西班牙内战催生了大量的难民

大部分的照片都是非常小的。大概有几千张这样的照片。你得用放大镜才能够稍微看清楚些。不过展览中心里面也有一些照片是非常巨大的,差不多有三米高。照片里的人都是真人大小的,似乎你可以伸出手去触摸它们。

就在那时,我看到了我的外祖父。

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不过当时还很年轻的他真的就在那里。我觉得应该就是他,但我还不能完全确定,因为我从未见过年轻时候的他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几个月后,当这个展览在法国展出时,我带着母亲去看了。

而那个年轻时候的他,仍然在那里。

我说,“真的是他吗?”

我妈妈说:“是的,是他。这是当时他们正在穿过山脉时拍的。“

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想象一下如果我的外祖父没有逃到法国,也试想一下如果我的外祖母当时没有跟他一起逃走的话,也许我的母亲就不会存在了。也许我也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了。不过,这只是我们的故事的其中一半。还有另一张照片同样也塑造了我的人生。

我的曾祖父母同样也是移民。为了摆脱贫穷,他们在1911年从撒丁岛来到法国。在他们来到法国的三年后,我的曾祖父被号召入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他的身体受到毒气的严重摧残。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只能通过桉树油来帮助自己更舒服地进行呼吸。

他的儿子,我的祖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法国人而战斗。战争结束后,他成为了一名建筑工人。当我父亲十几岁的时候,祖父终于攒下了足够的钱,在马赛的山顶地区买下了一块土地。那块土地附近有一个小山洞。在盖房子的时候,他们需要一个住的地方,所以他们是怎样做的呢?这很简单。他们就在那个小山洞里住了两年。他们唯一需要加热的东西就是一个用于加热食物的炉子。虽然这听起来跟你们的家人给你们讲述的关于旧时代的故事一般神秘,不过实际上我可以找到一张在1956年冬天我祖父母和父亲在山洞里的照片,当时山洞里裹着毯子来取暖。

我祖父花了很多很多年的时间从山洞那边把房子建起来的。首先,他建造了一个壁龛,接着就是一个小露台,然后他又给我的父母建了一个房子。那就是我从小到大一直居住的地方。现在我已经继承了这个房子。这也是我传承下来的血液。对于这间房子,给我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一个事情就是当时我需要搬10个沙包到还在建造的房子那里。在我完成这个任务以后,他们才批准我去踢足球。白天我父亲在家里负责建房子的事情,而到了晚上他则在精神病院当护士。不过哪怕是这部分往事,对我来说,这同样有着非常特别的意义。

我父亲成为一名护士并在那家医院工作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他自己的教父正是那里的病人。他叫做索维尔,是我祖父的弟弟。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囚禁了五年,在经历过那次创伤之后,他最终被送到了爱德华-图卢兹医院。我的父亲和索维尔的关系非常好,因此看到索维尔变成了这般模样,我的父亲非常希望能够成为一名精神科护士。最终我的父亲在他的教父所在的医院工作,因此他就能够每天晚上都照顾着他的教父了。

这就是我的家庭。这是我的历史。这是我的灵魂。我曾经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居住过。事实上,就在去年,我在撒丁岛购买了一处农田,想要重新维系起我的家族历史。然而,我将永远全心全意地爱着马赛,因为这些记忆塑造了现在的我。马赛将永远是我心爱的城市。

当人们问我为什么要像我以前那样踢球的时候,这就是答案。没错,足球赋予了生命意义,但与此同时生命也赋予了足球更多意义。我几乎从不谈论这些私人故事,尤其是关于我父亲的教父的故事。这是非常困难的。当我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或许有人觉得我在为自己寻求辩解。不过,我之所以会分享这些我们家庭的历史是因为一个重要的原因。

坎通纳讲述着他认为的足球的意义:“足球是生活最好的老师之一”

与本文相关的作文